【丘北红色故事会 】刘胡兰式的女英雄—王承荣(第一期)



图片


刘胡兰式的女英雄—王承荣



故事论述

1951 年 2 月 17 日 早 晨,天色阴暗,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白雪。一位不满 20 岁的姑娘,被匪徒五花大绑,用铁链套住脖颈拖着,艰难地向布红村套果丫口走去。她知道土匪就要对她下毒手了。到了套果丫口,她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地望了望布红村,又朝家乡丘北城方向久久凝视。然后,她对匪徒说:“土匪们,你们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在这山梁上,我看得更远。要不了几天,我就会看到你们这群豺狼的末日,看到你们一个个被打死!……”丧失人性的土匪割去她的一只耳朵,又疯狂地扯去她的内衣,残忍地割下她的一只乳房。她早已视死如归,继续痛斥土匪。王承荣的凛然正气让土匪丧魂落魄,恐惧中土匪只得向她连开两枪,丘北人民的好女儿王承荣英勇就义!

这就是刘胡兰式的女英雄王承荣。她1931年 4 月 2 日出生于四川省岳池县沽泉村的一个佃农家庭。父亲王荣江,在她出生前两个月,因地主逼债逃到丘北城做小生意维持生活。6岁那年,父亲把她接到丘北。8 岁时进云程小学(今县一小)读书。在学校里,她学习认真,读过的书,总要抄写两三遍,成绩一直很好。心灵手巧,捏的泥人什物惟妙惟肖。性格倔强,敢做敢为,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喜欢她。在家里,她体贴父母,主动帮母亲做家务。在外她尊老爱幼,乐于助人,常得到长辈和邻里们的夸奖。

1949 年 4 月,王承荣在曹志华老师的影响下,参加山心区民运工作队。她被分到竹箐小学任教,当时的山心区刚解放,条件艰苦,情况复杂。她们白天教书或帮助群众劳动,访贫问苦,夜晚办夜校,宣传党的政策和革命形势,教青壮年人学文化,唱革命歌曲,扭秧歌。说服教育妇女破除裹足陋俗、剪长发,宣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在当地组织妇女会、儿童团等组织,各项工作开展得很活跃。

同年8月,国民党军扫荡丘北,王承荣随丘北县工作团到罗平学习培训。这时,她剪去长发,着男青年装束,大家昵称她“假哥”。10 月在罗平光荣加人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同月底,她随工作团回到丘北,仍分回山心区工作。这期间,她与其他同志一道,积极深入各村恢复健全农会、妇女会、民兵、儿童团等组织,开展征粮、减租减息等工作,组织民兵和儿童团站岗放哨,监督管制坏人。区政府驻地布红村是个彝、汉、苗族杂居的村子,原是恶霸地主余正品家的天下,特别是其母余杨氏,一惯作威作福,欺压百姓。各族群众常受其欺压盘剥,敢怒而不敢言,工作难以开展。清匪反霸时,王承荣与其他同志分派到布红村。他们深入走访群众搜集余家罪恶事例,组织受压迫的群众控诉斗争余杨氏。政府根据群众要求,依法逮捕了作恶多端的余杨氏,从此余家对王承荣恨之入骨。

1950 年 4 月,山心区划归砚山县,区政府从布红搬到阿基,她调到阿基区担任区妇联主任、机关团支部委员。不久阿基地区发生土匪暴乱,经常有土匪出没,特别是山心区一带,又成了余正品等土匪恶霸的天下。但为了革命工作需要,王承荣不怕苦,不怕牺牲,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经常到布红、法白、的米、岜六一带土匪窝里开展工作,完全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

1951年2月7日(农历正月初二),区长季祥带王承荣等同志到竹箐,健全巩固农村政权和各种群众组织,了解匪情。这时,特务关文祖、土匪头子罗茂林、张自全、何良武、李毓章等数百人猥集山心地区,正勾结当地匪首余汝珍、刘兴福、余正品等准备暴乱,攻打阿基区政府。2月9日,王承荣带着唐绍和、余正桂等人到竹箐小寨开展工作。2 月 10 日天明时,土匪数百人围攻竹箐大寨。同时,李毓章带部分土匪到竹箐小寨包围王承荣她们的住房。王承荣与唐绍和、余正桂3位女同志被叛徒赵开业出卖,不幸被俘。土匪把王承荣五花大绑,将她们押到岜六。当晚,凶残的土匪把王承荣吊在房梁上狠毒拷打,逼问区长季祥的下落。阿基区政府里有多少人?多少枪?王承荣坚贞不屈,始终只回答不知道。土匪问不出什么,只好把王承荣和另两位女同志关进一间阴暗的小屋里。王承荣鼓励她俩说:“我们既然参加革命,就要像个革命者的样子,不管敌人怎样拷打,都不能暴露党的半点秘密。甚至牺牲,也要死的有骨气。”

2月 13 日,关文祖、张自全等土匪要到广南投靠王佩伦,王承荣被打手押到布红交给余正品处理。余正品为报其母被斗被关之仇,指使打手将她吊在街心一棵柿子树上,用枪托冲、皮带抽、木棒打。引诱她:“只要你说声共产党坏,就放了你。”王承荣始终咬着嘴唇或呼喊口号,直至昏死过去。后来,匪徒们把她拉到布红石洞小庙里,用铁链捆在柱子上。夜幕降临,吹足了大烟,兽性大发的匪徒们,又把折磨得体无完肤的王承荣拉到山坡上轮奸。

2月14日,土匪把她押到拉岜。余正品装出一副慈悲的面孔说:“大姐,你看我这些弟兄真不讲礼,一个小姑娘用这么大的铁链锁着,这象什么话嘛。”他假意动手把她脖子上的铁链打开,又给她双手松了绑,假惺惺地请她坐凳子。然后对她说,“只要你写一封信到砚山,叫政府把我妈放回来,我一定把你放回去。要多少枪,多少大烟,多少银子,我都愿意出。”遭到王承荣严词拒绝后,余正品恼羞成怒,马上命令匪徒把她捆在柱子上。几个刽子手不仅用锥子扎,而且用火钳烧红烙她。日复一日地白天把她捆在柱子上,晚上拉到山下轮奸。

2月16日那天,天降碎雪,寒风如刀。土匪将王承荣的外衣外裤脱去。潘奶奶和一个大嫂去看她。心疼地脱下一件衣服披到她身上。但丧心病狂的土匪又把衣服扯去。王承荣愤怒了,她使尽全身力气大骂土匪的残暴罪行,诅咒他们的末日就要到来。面对至死不屈、意志如钢的王承荣,匪徒们再也无计可施。他们难以理解怎么会有这么坚强的姑娘,决定对她痛下毒手。王承荣牺牲后,当地的彝族妇女含泪将她悄悄掩埋。

1951年3月10日,人民解放军116团2营进剿山心一带暴匪。部队首长带领战士找到了她的遗体,找来棺木将她装殓。在把她的灵柩运回县城烈士陵园安葬时,沿途村寨各族群众拦棺祭祀,哭声震天。到法白,因天色已晚,部队不准备再停下棺木接受群众的祭祀。一位壮族老大妈流着眼泪苦苦哀求:“她是党的好姑娘,也是我们穷人的好姑娘。今天,我煮碗饭来献献她,请你们无论如何要停一停。”……

安息吧!王承荣,丘北人民为有你这样的好女儿而自豪和骄傲。




丨来稿:丘北县委史志办

丨编辑:李文笛

丨审核:张宏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