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北能量·援鄂医疗队队员陈燕专访



丘北能量·援鄂医疗队队员陈燕专访


丘北能量·致敬·英雄

                       ——援鄂英雄陈燕专访


主持人  段誉:陈医生你好,先给我们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嗯,你好,我叫陈燕,我是丘北县中医医院麻醉科的一名护士,我今年41岁了。

主持人  段誉:那是什么时候去支援武汉的呢。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我们是2020年2月18日去的。就是在前几天嘛,就是第5批(援鄂医疗队)出发的时候,当时我们还想着,会不会我们也去呢?然后2月17日,医院就叫我们去签请战书,没想到2月18日就通知我去参加第6批援鄂医疗队。



主持人  段誉:那当时你的心情怎么样?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当时就也没想什么,就想着说,能去参加那是我的荣幸,能为国家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是我这辈子的荣幸。当时我还在手术台上做着手术,然后我们领导就通知我,说叫我去参加,然后回去简单的跟孩子交代了几句,当时孩子还哭着抱着我说妈妈为什么别人都不去要你去,我说能让我去是我的荣幸,你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会安全的回来的,然后我们同事就把我们送到县医院集合。当时集合的时候就要去剪头发。当时我的头发是很长的,比你的还长。当时就剪了男子的那种中分的(发型)到这里的那种短发。然后晚上18号到文山的时候。文山州医院的一个老师,他跟我们说。你们这种头发去那里不安全,因为太长了晚上你们要工作很长时间。回来了还要洗,然后头发不干的话容易生病。然后生病发生感染的机会就有点大。当时我们就把头发剪成了那种板寸头。所以一天当中,我的头发就从长的变成了短寸。



主持人  段誉:去到武汉之后主要是去哪个病区? 你具体是做哪些工作呢?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我们是19号晚一点的时候到达武汉的。然后我们在那里培训几天。然后就分配到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发热一区工作。因为我是被分配在感控组。要负责酒店的那些流程呀,标识啊。把酒店划分成为洁污分开,就是出入是两个通道。不能走同一个通道。当时我们那里就是不太好分,因为我们的住的酒店有点小。我们就用贴纸 透明胶布,从楼梯的中间分成两边。就是上靠右行,下来也是靠右行。然后贴上那些标识。就方便大家出入。按标识走。到二十几号的时候,因为我要接触那些消毒液。每天要在公共区域 就是走道 大门口这些地方,脚垫上都要撒上84消毒液。然后那种味道就是很大。然后我到二月二十几号的时候,我的喉咙就开始有异物感。当时我就觉得 我是不是得了新冠肺炎。但是其他症状也不对,就只是这个(喉咙有异物感)。然后自己还是有点恐惧。不是怕自己感染,我是怕自己因为这个传染到别人。然后影响全医疗队的队员。但其实并不是(感染)只是因为化学性的刺激以后,引起我的喉咙咽喉部有不适。到现在还是有一点感觉的。有一点后遗症之类的。



主持人  段誉:那当时有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事呢?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因为我在后勤嘛,见不到病人。当时我们队员生病的时候。我们领队他很关心我们队员的身体健康。我们有队员生病了,他们就每天都来问候。来关心他们,我觉得。在他们的领导下。我们觉得很荣幸能够得到他们的照顾。

主持人  段誉:那是什么时候接到通知要回云南,回来之后的感受是什么?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我们是21号接到通知说可以回来。能回来我们就很高兴了,毕竟离开家一个多月了。还有就是我们能回来,说明武汉的疫情已经缓解了。所以说还是挺高兴的。回到昆明的时候,在机场我们获得了最高礼仪,就是过水门那些。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也为我们做了迎接仪式。



主持人  段誉:感觉怎么样?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心情非常的高兴。很高兴很自豪。

主持人  段誉:那回到丘北之后呢?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我们回到丘北的时候。丘北县人民他们都自发组织到路边迎接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真的太荣幸了。能让大家这么关注我们。

主持人  段誉:那回来之后感觉,在原来的岗位上工作的状态有没有什么改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丘北县中医医院 陈燕:经历了这次疫情后,我觉得我们的国家真的很伟大,能万众一心,共克时艰能战胜这个疫情,回来后我就努力的认真工作,比以前更积极了。让自己的这份光这份力能发扬出去。

主持人  段誉:好的,谢谢。



策划:舒启晶  朱  智

摄像:朱  智  吴哲芳

制作:梁梦意  严  蕾

主持:段  誉  

审核:朱  智




(作者:丘北县融媒体中心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