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聚焦云南高家村 社区之家温暖陪伴留守儿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补齐农村社会福利短板,加强对农村老年人、儿童、“三留守”人员等特殊和困难群体的关心关爱。

  各地各部门创新举措,使出实招,不断加大对困难群体的帮扶力度,筑牢民生底线。本期“体验”栏目,记者走近留守儿童,了解他们的生活变化。

  ——编 者 

  青山环绕中,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东山镇宁静而美丽。由于自然条件有限,小镇的不少青壮年选择前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务工。当地孩子中,有不少是留守儿童。这些孩子们的生活怎么样?政府和社会如何给予他们更多关爱?他们还有哪些期盼?日前,记者跟随家住东山镇的小涛,走进了东山镇高家村社区儿童之家。

  建起一个个儿童之家,解决孩子们的教育和陪伴难题

  不到下午5点,小涛的奶奶就来到麒麟区东山镇示范小学门口,准备接小涛放学。“我今年70多岁喽,给娃子做做饭、接送上下学还行,但要辅导功课那就不行了。”小涛奶奶说。

  据介绍,小涛的爸爸妈妈都在广州打工,每年只有春节时才会回家,平常只有祖孙俩相伴。“娃子今年9岁,上小学三年级,他爸妈每个月都会打钱回来,生活上吃穿不愁,但学习上我是真管不了。”小涛奶奶无奈地说。

  这时,放学的铃声响起来,孩子们三三两两走出校门。看到奶奶的身影,小涛飞奔过来。“今天还去儿童之家吗?”听到肯定的回答,小涛开心地跳起来。

  “留守老人照顾留守儿童,最愁的是教育和陪伴跟不上。”麒麟区民政局副局长李欣告诉记者,近年来,脱贫攻坚成效显著,农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当前最需要解决的是教育和陪伴问题。

  这一难题如何破解?李欣坦言,当地也想了不少办法。实践中,麒麟区探索出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通过扶持麒麟区初心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社会力量参与留守儿童陪伴、教育工作,为留守儿童们建起了一个个儿童之家。

  高家村社区儿童之家,就在东山镇党群服务中心里。活动室有80平方米,宽敞明亮,到处张贴着孩子们的绘画作品,放置着小玩具,童趣弥漫。

  “各级政府和村两委非常支持我们,除了资金支持,场地也是免费提供。”儿童之家的社工郑红琴说。

  当孩子们的贴心人,给每个孩子更多温暖

  走进儿童之家,小涛就跑到“草莓老师”郭雄芬身边。为了拉近距离,每个老师都有这样一个昵称,有的孩子还会亲切地叫郭雄芬“小草莓”。长期陪伴,孩子们跟儿童之家的社工们已经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在“草莓老师”的引导下,小涛拿出作业本,先花半小时写完了家庭作业,然后开始了课外的音乐、绘画活动。

  郑红琴告诉记者,在儿童之家,有2/3的孩子是留守儿童,但是留守儿童并不会被区别对待。“我们不希望给孩子贴上留守标签,要做的就是当孩子们的贴心人,尽量给每个孩子温暖的陪伴。”

  小涛来“儿童之家”已经两年了,虽然不再像起初那样只缩在奶奶身后,但面对陌生的记者,仍然满脸羞涩。注意到小涛汉语拼音掌握得不太好,“草莓老师”就有针对性地设置拼音游戏环节,一次次邀请小涛上台做游戏。从一开始的磕磕绊绊到流利应答,小涛答题的声音越来越大,笑得越来越开心。

  记者被几个孩子拉去看长桌玻璃下面的绘画手工。“这是小宇的,他最爱画画。”“这是小辉的,他会把名字写得很大!”看记者对陶盆感兴趣,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孩子冲到记者身边,“这是我姐姐的,她最喜欢花!”说罢,又跑回桌边玩起了橡皮泥。

  郑红琴说,尽管有儿童之家的关爱,但父母的陪伴依然无法完全替代。“有时候小涛想父母了,我们就帮着开视频。”小涛奶奶的手机不能上网,小涛就用社工的手机跟远在广东的父母聊聊天。一开始,小涛因为害羞会躲开镜头,在社工老师的鼓励下,慢慢开始畅所欲言。

  关爱不仅来自政府。“楼下的水果店,捐赠了水果给孩子们做拼盘;附近的景区,免费让孩子们去使用游乐设施。”郑红琴说。

  记者来的这一天,还赶上了孩子们的非洲鼓游戏,“卷心菜!油麦菜!菠菜!”小涛拍着鼓点跟着社工喊出黑板上的词语,孩子们笑得开心,鼓也敲得咚咚响。20个非洲手鼓,就是东山镇社会保障中心工作人员程东联系好友捐赠的,在此之前,孩子们的“打鼓”活动,都是拍桌子。

  全区134个村居社区的儿童之家,关爱2200多名留守儿童

  晚上6点半,结束了儿童之家的活动,小涛和奶奶准备回家。这时,因为小涛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奶奶觉得小涛没礼貌、不懂事,责备了几句,小涛的头更低了。郑红琴赶忙安抚奶奶,转身又去安慰小涛。

  “老人说孙子,背后也是一种教育的无力感。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多陪伴这些孩子,给他们更多关爱。”郑红琴说,孩子特别单纯,帮他们梳头、洗澡,哪怕是一个简单的拥抱,都能让孩子感受到更多的温暖。

  除了周五和周六,高家村社区儿童之家每周向孩子们开放5天。每天来这里的15个孩子,不仅有高家村的留守儿童,还有周边易地搬迁安置点的孩子。像小涛这样家庭条件好的,一个月收费100元,经济困难的家庭则可以申请免费。

  根据测算,一个模范儿童之家每年运营费用在10万至15万元。“资金充足,我们可以组织更多活动。”郑红琴介绍,去年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补助了3万元,还通过多个基金会争取了5万元的资金,再加上其他支持,高家村儿童之家开展了不少活动,赢得了孩子的喜爱。

  李欣介绍,遍布麒麟区134个村居社区的儿童之家,为全区2200多名留守儿童的课余、假期提供了去处。“除了留守儿童,我们重点关注的还有孤儿或无人抚养儿童等特殊困境儿童。每个特殊困境儿童每个月有1280元的生活补助,基本够孩子的日常开销。”

  而对于像小涛奶奶这样的留守老人,区里也建设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留守老人可以在中心下棋打牌,有的村居还开放幸福餐桌,老人花上5至10元就能吃上热乎饭。

  “未来,我们还将进一步提升儿童之家的服务能力,为留守儿童提供更好的课外陪伴;鼓励村集体根据老人需求提供专业化、个性化助餐和养老服务,搭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邻里互助点、农村幸福院等互助式养老服务网络。”李欣说。


丨来源:人民日报

丨编辑:陆华秀

丨责编:张宏映

丨审核:王   耀


△允许原文转载,未经丘北县融媒体中心授权,禁止私自修改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责任!

《我们都是主角》